池州人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免费注册

    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2008|回复: 1

转发汪四武《风流倜傥少年时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11-24 06:55 本帖发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人网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免费注册

x
《风流倜傥少年时》

(池州 泉石散人 汪四武 作)

林子又蹭了我一顿午饭后,就不得不受我的调遣了 一一 陪我到池州师范,将书还给老师。所要还的那本书,外壳标题是《鲁迅杂文选》,而内里却是张恨水的《似水流年》。那次去池州师范,时间上是,全国各地的学校,基本上都已经复课了。“运动”是到了"批林批孔"的时候了。

那是一个中午,林子和我进了师范。校园里很冷清,没几个同学在走动,感情是赶上了同学们午睡了。在走过那座状元桥后,于一片大字报专栏前,林子站住了,看起大字报来。我催他走 ,他不仅不走,反而抄录起来了。我很不开心地独自去还书去。也只是过了一小会儿,林子也就来到了老师家里。那一天,除了这么个情况外就没了其它的戏了。

隔天下午,林子将电话直接打到我的办公室里,说是请我去他那里吃晚饭。我纳闷了起来,心想这是太阳从西边升起了哇。不过,这次林子还真是破费了 ; 他依了我的,真的就在当时的"城关饮食合作三店",地处孝肃街北头那个小酒馆里,花了一块钱,买了四小碟子米粉肉。因为我知道,那个店里的米粉肉,是全贵池城里最为有名的,十分好吃得狠呢。又花了一块钱,要了一个青椒炒肉丝和一个炒腰花。再就是还有一碗林子他自己钓的自己烧的小鱼。两份各八两饭票的饭,这是在林子单位食堂里打来的。我与林子俩都不会饮酒,就在林子那间卧室,客厅,厨房,洗漱间四合一的宿舍里,干巴巴地狼吞虎咽起来。有谁客气呀?谁都不客气!都抢着吃。那《论语,乡党》中的“食不言,寝不语“我俩算是非常自觉的遵守了啰。那时候我们俩都是年轻人,慢说只是四碗菜,八两饭票的饭,就是十碗八碟又能怎样呢?照样不稍倾刻,都必然是“风扫残云去,天庭一抹净”,决没有半点悬念。

食时,孔子不让言,可没有不让思呀。于是我心里寻思着 ; 这家伙肯定有事求我!否则,他那肯舍得一丝破费?也不能讲林子他是个吝啬鬼,毕竟他的月工资仅有我的一半嘛!果不其然,饭碗一丢就来了 ; 烦你,给我抄一封信。说着就从枕头底下拿了出来递给我,我不接,当即朝他吼道 ; 老子从来不写匿名信!你想臭谁你自己臭去!别拉着我!谁叫你写匿名信啦?你看过后再发火也不迟呀!你只管工工整整地给我抄,署我的全名。

听林子如此说来我方接了过来。一看,娘的,是一封火辣辣的求爱情书,通篇两千余言,却不作一个爱字!不道一个情字!我知道,林子的这封情书,是仿郭沫若的那篇不到八百字的短文《路边的蔷薇》而写的,这就是说,他的这种仿,足实是 ; 仿见了他的文学功底,仿见了他的颖慧呀。一看是情书,我便开始调侃了 ; 给出符合逻辑的解释我的提问后,我方帮你这个忙,否则休想!我的提问是 ; 一,这就是昨天要抄大字报的原因?二,你怎能断定那份大字报就是这个慕芜萍写的而不是他人代笔的?三,这个慕芜萍你就能笃定不是化名?就能笃定是个女的?老实坦白,是不是早就盯上了人家了?四,你这样写来,你就知道对方能看得懂?要知道师范里还有幼师班呀。五,你的钢笔字比我好,干嘛要我抄?怕别人知道,却为何又直署真实的全名和真实的通信地址?这里是什么玄机?

要说的是,尽管我锋芒毕露,步步紧逼,林子可不在乎我的。林子的脑袋瓜子历来就比我转的快,文比我强,辩比我诡,只有一点 ; 打不过我!他的个头一米七还差几公分呢。国字型的脸,细皮嫩肉的,特爱打扮 ; 终年梳理个喷气式飞机形的发型,假若有那只不长眼的苍蝇叮了上去,一个不小心,那无疑是要滑断腿的。衣着 ; 依时节的更替而更变了啰。可脚上的鞋,却终年不变 ; 两双白色大回力牌球鞋调换着穿。我还真的不知他给那白球鞋"吃"的是什么牌子的牙粉?(那个时候,爱穿白色球鞋的年轻人,都将牙粉塗抹鞋面,以求白色不褪)始终是那么雪白无瑕。在朋友间,他确实是个摇鹅毛扇子的人,花花肠子特多。

林子见我发难,并不慌张,逐条对答道 : 一,昨天抄大字报就是这个原因。二,那不是什么大字报,是学习“毛选"的心得。因此我断定是自己写的。三,写这种学习心得,还有用化名的吗?四,我这样写来,她要是看不懂,那你说,我还有追求的动力?五,请你抄,是防止万一她是个刁钻刻薄的家伙,将这信退回到我单位,别人看到了,我好赖 一一 你们看看嘛,这个字迹可不是我的字迹嗷!是有人在拿我开玩笑。说白了,就是请你给我挡住这支万一才会有的箭!

那个时候,发往国内任何区域,一封平信只要八分钱,同城(市)只要四分钱。同城的来往信件,除了下午递入邮箱的,基本上当天就到。林子将信于当天傍晚递入邮箱的,计算回信的时间,只能从第二天开始。按理说,这事到此,不关我一个屁了。可我却为林子作起了急来,真是莫名其妙吗?不是。天地良心,应该是,彼时我也是该谈对象的年龄的人了,一种从未有过的少怀惆怅在我内心深处作祟!三天,只是三天没听到林子有请,就主动跑去找林子。

那天去,我特意带上了两本书。一本是《马克思与燕妮》,一本是鲁迅与许广平的《两地书》。天地良心,只有这两本书,在当年那可是唯一能见得天日的说情谈爱的书,年轻人都视为宝贝呀!(因为那当儿市面无售)我是连哄带骗加讹诈,还花了一条飞马牌香烟才弄到手的,原以为林子没看过,可林子的一番话,说的我张口结舌,瞪眼看着他 ; 鲁迅与许广平就不用说了,学生让自己的导师的人品与学识征服了,愿许三生而无悔!然而,马克思与燕妮能白头偕老,那是有前堤条件的。最起码,燕妮的弟弟与马克思是同班同学加好友,在他俩人未产生爱恋之前,他们俩是能时常相见从而能相谈的……,你说我能在这里借鉴到些什么呢?借鉴他们的坦荡不惧邪,豁达不避恶的气度?勇气?我道是想呢,可没具备任何基础哇。哎,大丈夫能本色,真名士自风流!我只得拿出郁达夫追王映霞的勇气,劲头来。来,我口叙,你写。我还就不信这世上还有烧不开的水!孙猴儿不翻跟头,多打一开锣罢了呗!

第二封信发出后,我这心里确实反而真的平静了。这是因为林子讲 ;“我得拿出象郁达夫追王映霞的勇气,劲头来"这话的原故。因为我从来就不赞同那种带有隐瞒,欺骗色彩的恋爱关念,所以我才决定不趟这浑水。哎,这世上有谁能真的准确地道出年轻人的心情吗?在帮林子弄出第二封求爱信后的第四天的一大早,我正准备上班去,林子就跑到我家里来,告诉我他昨天挨晚收到了回信,说着就将慕芜萍的回信递给我。呀,这字多娟秀哇!信一入眼,我就差点惊叫了出来。不过,待到看信时,我明白了林子把女孩给他的第一封情书给我看的内在原因 ; 不是因为一开始我就被请参与此事,而是林子盲目选攻的这个堡垒,是个钢浇铁铸的货 一一 一封不滿六百来字的,不著书信格式的短文中,充滿着一个绝顶聪明的姑娘的慧敏,那慧敏中还渗透着一种可人的狡黠 一一 你跟我讲亚历山大,莎士比亚这些舶来品中的精辟的爱情,那我就与你谈汤显祖,王实甫这些个本土文豪笔下的,妙到毫巅的爱情!这不明摆着就是要勒令你林子返朴归真!这条缰绳必须由本姑娘牵!

我一直以为林子什么都比我强,然而,岂知元曲是林子的短板,这个于此前,我还真不知道呢。更要命的是,人家姑娘是在跟你玩这种把戏 : 看是笑谈欢喜事,实则骂人痴而癫!不细看,还真以为她是个认为“石头水上漂,蒿草比树高"的货色呢。那时节,虽说我们都有 ; 撩妹,不怕妹子刁钻古怪,就怕妹子始终不理不睬的心态。可是,万没想到事情竟然落入到这么个黄土垅中,我们俩实在是都不明白呀。这时,在林子的心中,追求爱,已经将主席退让给了年轻人的自尊心了。于是乎,我俩使全力凑出了一篇赋体情书,又经再三推敲后才发了出去。

这第三封信发出后的当天,我就出差去了,在外二十来天才回来。回来后,我问林子 ; 那事发展的怎么样了?林子的表情很冷淡近乎于沮丧。见此情,我只好安慰道 : 你也别恼,我那天就讲了罢,那封回信就不该那么写!那封信,她看得懂当然有戏,真看不懂也有戏,就怕她看的似懂非懂,就彻底没戏。你还不信,怎么样被我说准了吧!她就是个看似才华了得,实是一个半油篓子货色。不成也罢,我劝你还是在本单位或者在同学,以及熟人间物色一个,其成功率要高些。嗐!这个,老子还真是为他林子设想,可是谁知道林子是个王八蛋!顺杆子爬,跟老子玩起 ; 鸟尽弓藏来!实际上,林子和芜萍俩间的温度,已经快到沸点了,每天一书,甚至两书!气人不?就是依老古话讲,那也是说要等到新人进了房,媒人这才撂过墙的嘛,可他道好,现在就撂了!娘的,真不是个玩意儿!

当然,这是又过了近一个月之后才知道的哟。这天中午,林子又请我吃饭了,还生怕我不去似的,在电话里特意炫耀他有两包大前门香烟。说下午五点之前必须到,否则烟就保不齐了。请吃饭,还给好烟,这种好事怎不去?尽管我知道这家伙肯定又有事找我帮忙了……待我见到他后,时至今日,想起来还是忍不住要笑 ; 单单用油头粉面,这个形容女人的辞,来形容他那天的妆扮是不够的。实在是值得细细一道 ; 看得出,头发在理发店里重新做了一下,还打了发腊。上穿大翻领白的确凉短袖衫,左腕上有了一支黑色皮质带子的手表,我知道这是他新置下的家俬。下穿着一条深蓝色的长库,笔挺笔挺的。脚上不再是白色大回力牌球鞋了,换了一双崭新的三接头棕色皮鞋。最有趣的是,那双新鞋是请街上補鞋师傅给弄成了一个中根了,于是乎,身高就几与我齐了。

我一见林子他这种鬼样子,实在是忍不住笑脱口而出 ; “你这是相亲去吧"?“对呀,是相亲去!所以才请你来,给我打头阵"!林子十分爽快地承认了。什么呀,你相亲还要请我打头阵?什么意思?去相谁去?说明白它,否则休想!这两包大前门都给你总行了罢?吃饭,饭后听我安排就是了。我警觉到,林子这是认真的。既然是认真的,作为朋友,就不能将其作儿戏对待了。于是,我边将烟抓进衣兜里,边坐下吃饭,边说 ; 服从命令听指挥!

这是林子与慕芜萍第一次见面,是慕芜萍主动邀请的。要说的是,林子这个人什么都好,就是他那颗“阿瞒心"(曹操的多疑心)不好!要我替他打头阵,是怕对方邀了一群闺蜜奚落他。奚落他?是的,就是因为对方发现前三封信的字体与后面信的字体不一样,前段时间在信中就已经奚落过了,说他连情书都靠别人代笔,是个不学无术的骗子!林子的这种当心,彼时我也是十分赞同的。哎,只怪我们彼时不识姑娘心啰!也不认真的想想,在林子作出解释后,能继续不减反增温度地进行书信交往,这就是人家姑娘认为你器重她,唯恐追不到才邀请挚友帮衬的心态呀!

我依了林子,双手空空地到位于贵中校园墙外的烈士纪念塔去打个头趟。林子他拿着一本《红旗》杂志(这是他们的接头标识),就坐在供电局(现在是电力大楼)门外那堆水泥电线杆子上等我的消息。那是个夏日的傍晚,火烧云上来了,将整个烈士纪念塔那座小山坡折射的无比壮丽!一位手上拿着一本《红旗》杂志美如天仙的女生,孤零零地坐在栏杆上,让已经成熟了,方才不得不低了那高贵头颅的葵花簇拥着。明焕的火烧云,将她那双秋潭似的眼神给折射了出来,那眼神分明是喜忧参半的呀!我得赶紧去告诉林子……。


上人网 知池州 欢迎关注触摸池州(微信号:chizhouren-com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1-24 07:28 本帖发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上人网 知池州 欢迎关注触摸池州(微信号:chizhouren-com)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侵权举报:本页面所涉内容为用户发表并上传,相应的法律责任由用户自行承担;本网站仅提供存储服务;如存在侵权问题,请权利人与本网站联系删除!举报电话:0566-3396977

手机版|免责声明|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投诉删帖|池州人网 ( 皖B2-20190096 )

GMT+8, 2019-12-10 07:44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